第371章 马将军的女儿

这最后一点是最关键的一点,也是目前我最需要的东西,以我现在的视力,可以勉强在雾中看清一点东西,但王北仙说只要带上这个战术护目镜,只要不是中心区域的浓雾,其他地方的雾气完全不会影响到视力,而且外壳的材质是聚集区一种怪物的皮,可以有效的防止被冻上。

我:“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王北仙:“一直想找个机会交给你,正好今天赶上了,这可是独家授权的啊,仅此一个,别弄坏了。”我:“嗯,那我走了,等我们想办法把公园安全区变成自己人,到时候就来找你。”

告别之后,我跟赵文菲踏上了回归的路。

公园安全区原本只是一个小公园,后来被人占领,经过一段时间的翻修,小公园被打造成了一个基地,这就是公园安全区的由来。公园内部有一个假山,假山是他们主事者居住的地方,而且公园安全区还在不断的向外推进,扩大他们的领地范围,不过即便如此,公园安全区依然是八大安全区里最小的一个。

我没有私自行动,这种涉及安全区的大事还是得靠李莱恩他们去商量解决,要是硬来就能拿下的话,我早就把B区攻略了。

公园安全区的外围有人巡逻,我依靠着夜视能力带着赵文菲巧妙的避开了所有的岗哨,就这样与他们擦肩而过。

很快,我和赵文菲就回到了别墅区,君梦君已经睡下了,我就没有去跟她打招呼,赵文菲已经困的不行了,在曹宅里被附身之后她就已经很疲惫了,在把她送回去之后我便离开了别墅区回到了游乐场。

我从远处看了看,钱诗梦的房间也是暗的,今天是没办法找他们商量了,我这一晚上也用了很多力,早上估计是要补觉没得跑了。

“我靠,王太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我还说谁这么大胆敢钻进我们的帐篷呢。”一大早的,我就被胖子吵醒了,我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了,就闭着眼对他挥了挥手。

胖子:“咋的了这是,受啥刺激了变成这德行了?”我:“困……”胖子:“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早起的虫儿被鸟吃。”胖子:“跟对暗号似的……天王盖地虎!”我:“……”

林曦:“哥你回来了!”林曦飞扑一下爬到了我的身上,我万万没想到竟然被自己的妹妹来了一招泰山压顶,他们是真的不想让我休息了。

我艰难的将林曦从身上推了下去,“有点累,让我休息休息,等我醒了再跟你们说话。”林曦这才不依不舍的站了起来。

好在这一系列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我的睡眠,这一觉睡得我是格外的香甜,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

“这次睡的也太久了,跟鬼打消耗过大了吗?”我伸了个懒腰,正式开始了今天的活动,虽然这一天马上就要过去了,再有三个小时我就重新变成汇星队长了。

“呦,我来的还真是时候,你醒了啊。”钱栗手里抱着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走进了我们的帐篷。我:“这是干嘛?”钱栗:“补品,你是不知道我家那小祖宗啊,在听了赵文菲的汇报之后就让我把这些东西给你送过来。”我:“真的假的?”

我持怀疑的态度打开了这个箱子,没想到真的是一些吃的东西,钱栗没骗我。

钱栗:“你竟然怀疑我的用心,我太伤心了。”我:“谁知道你是不是有事要找我帮忙。”钱栗:“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还真有?!”钱栗:“不是什么大事,军方送来一批物资。”我:“你找人运回来不就行了吗,还要我当苦力啊。”钱栗:“那边指名要见你,物资我早就派人去接手了,但人家要加你我总不能替你拒绝了吧,正好小妹让我给你送点东西过来。”我:“李莱恩?”钱栗:“不是,是个女的,我就纳闷了,你这家伙怎么女人缘这么好呢,是个女的都会被你吸引啊。”我:“……我哪知道,可能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魅力?”钱栗:“我呸,那人就在这边,你等会儿收拾一下我带你去见她。”

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就跟着钱栗走了。

钱栗带我来到了一间会客室里,军方的使者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她没有穿军装,而是一身休闲服,干净利落的短发,皮肤白皙,看上去一点都没有被晒过的痕迹,眼睛正盯着我好奇的看着。

我:“你……找我?”“嗯,你就是王太子吧,你好,我叫马沁冉。”马沁冉,咦,莫非她是马将军的……

我:“你是马将军的女儿?”马沁冉:“没错,我们是不是从哪里见过,我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我:“虽然我也觉得你有点眼熟,但咱们肯定是第一次见。”

我可是穿越过来的,一睁眼就在汇星城里面了,你要见也是见的以前的“王太子”,不可能是现在的我。。

之前确实有过我脑子里记的事情,跟其他人知道的事情不符,有很大的冲突,我当时就觉得他们的记忆出了问题,而不是我有问题,但是我的确对马将军的女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心态要崩了呀,原来真的是我的记忆出问题了吗?

马沁冉:“这种感觉真奇怪,难道我也失忆了?”我:“哈?”马沁冉:“这件事先放到一边吧,我今天来除了要见一下你,更重要的是要将李莱恩的情况告诉给你。”我:“他打不了电话了吗?”马沁冉:“暂时还不行,我们还在对他进行检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忘记了很多东西,记忆出了问题。”我:“他相信你们说的话了?”马沁冉:“当然没有,还好我用了点小手段!”我:“……说的你自己多光荣似的。”马沁冉:“我这可是为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