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得让她知道怕

徐静思当然希望马春红好,可是眼下,马春红是好不了的,而且陈小群也不是什么好人,春红现在还年轻,如果能醒悟了或许也是件好事。

徐静思凉凉地说道,“我想从陈小群的建筑材料上做文章,我们找人跟踪他的供货渠道,然后让人举报,在适时的时候让相关部门去查处,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就看我们怎么做了。陈小群出事,马春红也跑不了,得让她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得让她知道怕,不然把她纵容下去,她这一辈子都要毁了。”

闻霆钧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这还是想让马春红回头。”

徐静思苦笑,“还能怎么样,一辈子长着呢,难道就看着她这么的固执下去。”

闻霆钧侧着身体抱住了她,“这事我来办,明天一睁眼就是忙碌,快睡吧,睡的好了才有精神。”

眼下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徐静在商场上杀伐果断,自然是没的说,但是在生活上,她太容易心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过来踩她两脚。

所以他才安排了松子跟郭东去徐静身边,他们两个人身手不错,人品也能信得过,有他们在,不用担心徐静再受别人的‘骚扰’了。

“闻霆钧”

闻霆钧伸手拍了拍徐静的后背,“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睡吧,休息好了明天还得工作呢,一切有我呢。”

徐静思想着闻霆钧累了,便没有再说什么,自己则闭上了眼睛依偎在他身边慢慢的睡着了,再睁眼,天已经是大亮了。

到底是年轻,经过了一夜的休整,闻霆钧的精神状态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看上去神采奕奕,魅力十足。

别说闻霆钧了,睡了这么久,徐静思自己都觉得自己精神力满满了。

出去一看,徐飞很萍萍两个人已经坐在矮桌旁边端着碗在吃面了。而且他们俩人的精神状态看上去都不错,尤其是徐飞,一边吃着面,一边眉飞色舞的跟母亲说着南方的见闻,哪里还有昨天蔫吧的样子啊!

徐静思走了过去,笑着踢了踢他的凳子,“今天有精神了,嘴巴不疼了!”

徐飞嘿嘿笑,“姐,咱们说好了啊,我的钱算在你店里入股的啊,挣了钱以后你可要分给我。”

原来的时候,他说到了南方之后,看看自己的钱能买什么,但真正去的时候他才发现,他那点钱,什么都干不了。

他索性把钱给了姐姐,让姐姐看着给。

徐静思伸手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财迷,要钱干嘛?”

徐飞只是笑……

徐静娘适时的说道,“好了,都过来吃饭了。”

徐静思挑了挑眉,心道,徐飞不知道在寻思什么呢,但她很肯定,徐飞这是有打算了啊。

徐飞确实是有了想法。

今天早上起来,娘就跟他说,姐姐搬了家,她不跟着去,她说娘跟着闺女住实在是不像话,哪怕就是儿子再穷,她也得跟着儿子。

娘的话触动了他,他是没有姐姐的本事,但肯定不能让娘跟着他吃苦。

他的钱不多,但是投在姐姐那里等到年底的时候在荣宁寻摸着买套院子应该是不成问题。

等有了院子,还怕挣不够嚼用吗?

徐静思只是在想徐飞不知道要做什么事,万万想不到他是想置办家业了。

一碗鸡汤手擀面,吃的徐静思浑身冒汗,从内到外说不出的舒服。

不仅有好吃的面,还有温情的人,幸福感爆棚!

什么是美好的生活?

一家人能开开心心地一起吃饭,一起说说笑笑,这就是美好的生活啊!

其实不止徐静思爱吃,徐飞跟闻霆钧他们也都爱吃,一人抱着一碗,就着老咸菜,吃了个底朝天。

但是气氛再好,吃完饭,大家也要各忙各的去了。

对于徐静思来说,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几个饭店里的账要整,运回来的货要管,店铺要开了,证件要去办,广告营销也要去做……每一件都是要紧的。

不过事情虽然多,徐静思开着车一路前行,心情却是愉悦的,细数着眼前的事情,便仿佛看到了钞票在向她招手,仿佛自己已经开上了舒服的小轿车……

是的,闻霆钧把车让给了徐静思,他自己骑着摩托车上班去了。

虽然他把车让给了她开,但她丝毫不领情,毕竟这吉普车也太难开了。

第一件事徐静思就是去火锅店。

原来的时候,店里的营业额,不是她就是徐飞,每天晚上都是要收回来的。

这次去南方,徐飞跟萍萍她都带走了,所以各店的营业额都是店长在保管,火锅店的则由袁晓玲管着。

十几天的营业额,不是小数目,就算心再大的人,被别人拿着也不可能放心,但没办法,徐静是只能选择相信。

而且还有一句话,人至察则无徒,水至清则无鱼,她若是跟周扒皮一样,也难笼络到人心。

再去火锅店之前,她先把萍萍放到了服装店里,让她先去整理昨天卸下来的货物,也不知道那些货成什么样了,然后又去的火锅店,这个时间快餐店正在忙着,十点钟过去也不晚。

八点半,火锅店已经开了门,其实是九点才上班的。

一辆脚蹬三轮车停在了店门口,张小虎正在往下卸东西,同他帮忙的自然是袁晓玲。

徐静思将车停在了饭店门口,看到了正在忙碌的小两口,不由得笑了。

初春的阳光已暖,两个年轻男女穿着最朴素的衣服,却有着最纯真的笑容,彼此相视一眼,里面便仿佛有无尽的幸福。

徐静思靠在车前,看着他们,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她最喜欢看别人幸福的样子了,替他们开心。

大概是听到有关车门的动静了,袁晓玲跟张小虎同时往后瞧了一眼。

袁晓玲看到是徐静思,立刻高兴的叫道,“徐总!”

张小虎也看到了他伸手一个人搬住了框子,略有些腼腆的说道,“筐子给我,你去跟徐总说话吧。”

袁晓玲扭头说道,“你小心点啊。”然后才朝着徐静思跑去,大松一口气似的说道,“徐总,您终于回来了啊,您都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