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隐世宗门 4000

很快夏雕就进入了忘我的进食之中,完全不顾周围的情况!

而这一幕很快就引起了旁边的人的不满!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门派的,穿着奇怪就不说了,现在居然不顾丝毫礼仪在这里吃了起来!”

“他门派的其他人呢,看了半天这里怎么就只有他一个!”

之前那个穿着红色衣服的汉子眉头微微皱起,要知道他们可是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可是这个家伙就在他的对面直接吃了起来!

不仅仅是他,这一张可以坐八个人的桌子,已经坐了六七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他们的身上几乎散发着差不多的气息!

很显然这是同一个门派的人!

不满的情绪在他们之间蔓延!

又过了数秒钟之后,直到那个奇怪带着猪脸面具的年轻人将汤汁溅他的脸上之后,那个汉子终于忍不住了!

他一下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上属于S+级的气息直接散发出来:

“小子,你注意点形象,这里可是夏家的宴会!”

“你这样小心给夏家留下不好的印…”

阿嚏!

话还没有说完,那个正忙着进食的年轻人突然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嘴里含着的汤汁顺着揭开面具的一角直接喷了出来!

哗哗!

一时间那个汉子满脸都站满了汤汁,黏糊糊的液体顺着他的脸往下流!

“……”

汉子一时间呆愣在了原地,感应着满脸黏糊糊的东西,同时又看了看那个继续开吃的年轻人,一时间额头青筋直冒!

而这时他旁边那几个同样穿着相同服饰的修炼者也看不下去了!

“汉三,这样你都能忍!”

“给他教训,奥利给!”

一时间群情激奋,这些同一个门派的几个修炼者毫无顾忌的释放出了自身的气息!

全是s+级,甚至有一个已经达到了ss级!

可是尽管如此那个进食中的年轻人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没有看到那几个强者一样!

“岂有此理,看我爆裂火球……”

见状那个汉子终于忍不住出手了,灼热的气息形成赤红色的热浪在他的身躯扭转,一团明亮的火光似乎就要在他的手中形成!

餐桌上的桌布都在这温度的灼烧之下微微卷曲!

可是还没等他酝酿完招式,耳边就想起了他的同伴的惊呼!

“夏家家主来了,还有夏家的老祖也出来了,汉三你快住手!”

“要是当着夏家的人的面出手,恐怕不妙!”

“唔!”

听到他的同伴的话,汉三的身躯一震,费尽力气的将那团火光给散开!

脸色微微变红,就像即将打喷嚏的人将喷嚏给憋回去一样,这一下汉三别提多难受了!

“哼,夏家的人来了,我看你还敢不敢如此无礼!”

红袍汉子冷冷的提醒到,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个戴着猪脸面具的奇怪年轻人依然不管不顾!

似乎对眼前的任何场景都不放在心上!

“这小子是傻的吗?”

“居然连夏家的人都出来了,也还在这里吃东西,这里可是夏家老祖的寿宴!”

红袍汉子一时想不明白,紧接着冷哼了一声便没有再管他,转而看向了演武场正中心台子上走出来的夏家家主!

“等到一会儿被夏家的人给注意到了,我看你怎么圆场!”

而另一边,夏家老祖也进入了宴席!

他走到了一张最大的宴桌上坐下,浑身散发着莫名的气息,这似乎是属于天合境强者才能拥有的气息!

他面带着微笑,浑身的精气看上去根本不像已经达到三百岁的老人!

顿了顿,夏家老祖眯着眼看向了周围的众人,更是与其中几个人点头示意!

似乎是那些隐世宗门来的人!

“各位远道而来的道友们,感谢你们来为我家老爷子祝寿!”

此时夏家家主的声音在场中响起,声音里面满是自信和上位者的力度,很快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并且通过特殊的技巧将声音控制到合适的音量,在场中的每一处角落响起!

这不仅仅需要技巧,而且还需要强大的罡气支持!

这一下场中的众人对于夏家家主的实力又有了几分清晰的认识,不愧是在天罡境处于巅峰的强者!

此时的夏家家主满脸的红光满面,面带微笑的看着众人!

此时的他穿上了一身灰色的长袍,似乎是由于面对如此多江湖上的修炼者,特意进行的穿着!

“老爷子年岁已大,虽然依然精气十足,但是保养的工作也必须做好!”

“所以本次宴会就由我来主持了!”

话音刚落一时间场中的众人齐齐起身!

各种各样的祝贺声一时间响彻天际!

“哈哈,夏家老祖实力强大,恐怕再活个三四百年也不在话下!”

“我们代表玄铁门,祝夏家老祖寿比南山,寿与天齐!”

“我们代表北风门,恭祝夏家老祖万寿无疆,修为更进一步!”

“我们代表爱吃鸡魔人,恭祝……”

一时间整个宴会热闹非凡,活跃的气氛在场中蔓延,一个个门派的来人纷纷对夏家老祖进行了祝贺!

而听到这些祝贺声的夏家老祖更是满脸的微笑,等到所有人都进行了他们的祝贺之后,坐在椅子上的夏家老祖压了压手:

“哈哈哈,各位不必如此多礼,本次宴会要的就是尽兴,同时希望与各门派的友谊更加天长地久!”

听完夏家老祖的话,这时的宴会似乎进入了第二个环节,一个穿着浑身雪白长袍的中年男人捧着一块玉盒直接走了上前!

“夏家老祖,这是我雪山门派的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

中年男子满脸微笑的打开了玉盒,但见里面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小草,淡淡的蓝色光芒星星点点的点缀着,隐约之间一股灵气从上面透出!

“这是我雪山门派土生土长的异草,雪根草,把这颗雪根草更是达到了三百年的年份,与老祖的年纪相齐!”

“这雪根草拥有对血脉的强化作用,配合属性相近的异花异草更是可以熔炼出上好的丹药,在延年益寿方面更是有绝佳的好处,不知老祖可否满意!”

“年份达到三百年的雪根草…”

看到这一盒里面晶莹剔透的小草,夏家老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们雪山派的礼物我很是满意啊,看得出你也是很用心!”

“我们夏家会加大与你们雪山派的异草交易!”

话音说完,夏家老祖的身边就走出了一个夏家的下人,小心翼翼的将玉盒收下!

看到夏家老祖似乎比较满意,那个中年男人同样露出了笑容,说了一番祝贺的言语之后,就回到了他所在势力的宴桌!

而见到这一幕的其他众人脸上也露出了了然的目光!

要知道夏家可是顶级的世家之一,和夏家打好关系的机会可不多,这次宴会就是非常重要的一次机会!

一些需要夏家庇护或者有一些交易来往的势力,都想尽心思的讨夏家老祖的欢心!

很快一个个的势力轮番上前,向夏家老祖送上贺礼,并且祝贺了一番!

而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的夏家家主,也在旁边跟着圆场,看着那一件件非凡的物品,他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因为夏家老祖可是天合境的强者,一些不到等级的物品他可是根本不会用的,而这些门派哪里可能每个势力都能够送得上对天合境有用的物品!

虽然一个个看上去成色都不错,但那只是对大部分人不错,对天合境的强者实际上产生不了太多的作用,顶多对天罡境的强者有作用!

而夏家老祖既然不会用,分发下来自然就要轮到他了!

虽然按照规矩是夏家的每个人都能够有份,但是夏家老祖一心修炼不问世事,哪里能够管得到他!

他夏家家主完全有手段自己独吞!

“这么多的资源和异花异草,如此一来…我突破天合境更加有望了!”

“说不定我借此机会闭关个几个月,就能一举突破天罡境的壁垒!”

“到时候夏家就彻底掌握在我的手中了,哪怕老祖知道了夏鹰已死,也无法再说什么了,还有那个异类夏雕,也可斩杀!”

心中计划着美好的未来,夏家家主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突破天罡境的那一幕,彻底成为绝世强者!

要知道天合境可是传说级的强者,这种强者对于夏家的重要性来说不言而喻!

后代没了可以再造,孙子没了可以再生,但是天合境的强者可不是那么好诞生的!

脑海里幻想着美好的一幕,可是就在这时,他的眼光却忽然之间瞟到了一个角落,一时间让他皱起了眉头!

在宴会的后方居然有一个带着猪脸面具的家伙,在不顾丝毫礼仪的吃东西!

而他由于是站在演武场的高台上,所以很轻易的就发现了这一幕,纵观整个宴会,也只有这个家伙在吃东西!

“这是哪个势力得人,成何体统!”

夏家家主的脸色有点难看,他清晰的记得在场所有势力的人不管强大与否,或多或少的都献上了寿礼,可是这个家伙似乎什么都没有献上!

他一直在后方大吃特吃!

心中有一点怒火,可是想了想他还是忍住了!

毕竟这个宴会是如此庄重的场合,他冒然发怒可能有影响夏家的风度,而且那个奇怪的家伙在宴会的最后方,对整个宴会的影响也不是很大!

“算了,既然能够通过门卫进入到这里,必然也是有门有派的人,说不定这只是哪个门派出来的一个奇葩!”

“只要他不太过分,就由他去吧!”

这样想着夏家家主便将目光移开,眼不见心不烦!

而在这个时候,献上寿礼的环节也似乎到达了结尾,一个坐在前方却迟迟没有行动的白袍年轻人站了起来!

他大步朝着夏家老祖走来,一脸的剑眉星目,背上背着一把细剑,一身的气质完全不是别的门派能够相比的!

而这个时候夏家老祖的脸色也罕见的凝重了一分,在场的众人也跟着安静下来!

开玩笑这可是隐世宗门的弟子,隐世宗门可是不弱于顶级世家甚至还要更强的宗门,他们可不敢肆意喧哗起哄!

“没想到连隐世宗门的人都来祝寿了,天合境的强者果然不愧是传说级别的强者!”

“哪怕来的只是一些稍微弱一点的隐世宗门,但这也是不可想象的!”

“天哪,隐世宗门!”

在场的众人纷纷伸长了脖子,要知道隐世宗门的人可很难见,如此他们更是好奇的朝着年轻人打量而去!

正所谓隐世宗门,隐于世间,踪迹难寻,实力各有不同,弟子也不算多,但是就算顶级世家的实力强于一些隐世宗门,但也根本不敢去招惹!

因为隐世宗门都有着悠远的历史,至少也是上千年的完整传承和底蕴,哪怕他们一些的实力境界不如你,但底牌完全不是能够想象的!

说不定他们随便拿出一些宝物就把就把比他们实力还要强的世家或者宗门直接灭掉!

这也是为什么华夏明面上实力不如西方,但西方却一直敬畏华夏的原因,赫然就是那些隐于暗处的隐世宗门!

甚至在传说之中,隐世宗门里面有一个华夏的守护神,实力已经达到了仙人之境,让全球无数势力异能组织都不敢进入华夏的领土!

三十年前就曾有一个自认为实力高强的半神级异能者前的华夏,那可是超越sss级的强大异能者,似乎想要夺取什么宝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半个月后就突然暴毙了!

从此更没有外国势力敢进入华夏!

“夏家老祖,我代表须弥剑派前来祝寿!”

这是那个背着细剑的白袍年轻人开口了,他的语气不卑不坑,手中拿出了一个造型简单的木盒子!

“此乃我须弥剑派的……”

这个年轻人开口似乎想要介绍他所送的东西,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后方响起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

“这条麻辣腿肉质相当不错,可是手艺有点差劲,体现不出他的美味,不过也算勉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