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天斗帝国

长老殿,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千道流坐在那个象征地位的金色王座下,苍老的面容上是说不出的疲惫。

千寻疾的死,终是成了悬在他心间上的一块石头。若非还有孙女和孙子,千道流真的会不顾一切去报复的。

就因为有着他们的存在,千道流才没有到达最后一步,还能平静的跟人说话。

“是比比东那边又发生什么事情吗?”千道流看向来人,他跪在红毯上。

“回禀大供奉,是圣子殿下那边传来了消息。”来人不敢有一点隐瞒,“圣子殿下在调查六年前的事情。”

“他调查这些细节是?”

“属下不知。”来人的语气瞬间一变,“圣子殿下传回来的书信中就说了这件事情。”

“还有,让大供奉您注意身体。”

千道流的眸中流露出一丝光芒来,因为孙子对他的担忧而感到喜悦。

“你把记载当年的书传给他。”千道流猜测到他有用才会传信回来要这些资料。

“比比东那边没有一点动静吗?”

“回禀大供奉,教皇冕下有意让圣子殿下和圣女殿下以及黄金班的学生们一同去迷踪大峡谷。”

他打了一个寒颤,就怕直面千道流的怒火。

迷踪大峡谷可是三大极恶之地之一,能够跟杀戮之都齐名的地方啊!

千道流问道:“让他们去迷踪大峡谷外有派人跟着吗?”

“教皇冕下派乔婧、唐凡、黎季三人跟随。”

听到最后一个名字,千道流看向旁边的金鳄斗罗,“黎辰,你家玖儿和小凌的事。”

“她的事情有她父母操心,郁函和他虽然不是一对很靠谱的父母,却很爱她。”

金鳄斗罗从外表上看,就像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实际上,他都有一百多岁了。

封号斗罗境界,使得他的容貌停留在年轻时候,不受着岁月的侵蚀。

“上一代的事情不应该牵扯到下一代,曾经的悲剧不要再发生第二次。”千道流意有所指,金眸中流露出复杂的光芒来,“寻疾和她相互折磨了一辈子,从敬爱的师徒变成了一辈子的敌人。有些人本就不适合,何必强求。”

“玖儿的心里是有小凌的存在。他们的事情不应该由我们来插手,过度的干涉只会适得其反。”黎辰沉声道:“再说了,郁函那边的势力是不会同意的。”

“当年我们都以为郁函会埋葬在极北之地,就连我的儿子都会因殇情而去,他们却活了下来,还有了玖儿。”

“他们能活下来已是不易。”千道流听闻过此事,知道他的心情,“让他们去迷踪大峡谷吧,或许在那里有能帮到小凌的存在。”

死亡天使,乃是六翼天使的变异武魂,具有着死亡的力量。

它的属性跟六翼天使的属性是截然相反的,自然不能继承武魂殿的神位。

他想要成为神,只能另辟一个道路。迷踪大峡谷或许会是一个转机。

……

在月关、鬼魅离开后,坐在王座之上的比比东陷入了沉思。

魂环自脚底下升起,黑、黑、黑、黑、黑、黑、红、红、八个漂亮的魂环如绚丽的灯光般的出现在玫红色的眸子之中。

她没有使用魂力,因为在回想几个月前的事情。

星斗大森林,她第二武魂的第八魂环来源。

郁函找寻到魂兽的踪迹后通知了她。她与郁函演了一出戏,成功套出那个十万年魂兽的所在之地。

很成功的,若不是那个十万年魂兽用命来拖延时间,那只幼年期的十万年魂兽也不会跑过。

她的手掌渐渐的合拢,“快了,再来个十几年我就能成功了。”

“罗刹神之位我势在必得。”

玫红色的眸子之中是野心!

……

天黑了,千仞凌和黎玖儿回到了诺丁城。

夜晚时的诺丁城到处都是人,霓裳灯照在人的脸上,显现出微暖的灯光来。

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街道,最终停留在一家卖冰糖葫芦的小摊前。

看着摊子上盛放着的红彤彤的冰糖葫芦,黎玖儿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阿凌,我想吃冰糖葫芦。”黎玖儿眼巴巴的望着他,在外边买东西都是千仞凌出钱。

黎玖儿就像一个小财奴般的把自己的钱存的极好。

“买啊。”千仞凌没有想太多,本身就是不差钱的人,“想买多少就买多少,吃不完就放魂导器里边。”

魂导器可以存储东西,保存食物最初的样子,不会让水分流失。

“好!”黎玖儿轻笑着,不用她付钱真好。

她开口着,“老板,我要一百串冰糖葫芦。”

听到她的话,摊主的动作一顿,“小姑娘,你真要一百串吗?”

就连旁边站着想买冰糖葫芦的大人都用震惊的眼神看向他们,本以为自己孩子够爱吃冰糖葫芦了,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更厉害。

“嗯,请给我做一百串冰糖葫芦。”黎玖儿淡定的点头,她就爱吃甜品。

“老爷爷,一百串冰糖葫芦多少钱?”

摊主反应过来后,开口道:“一共三个金魂币。”这笔生意足够他们一家在诺丁城半年的开销了。

“那就拜托了。”千仞凌把三个金魂币放在老人的手上,“先把其他的赶完,再做我们的。”

“那要等很久……”老人为难的看向他们,“一百串冰糖葫芦需要一个小时多的时间。”

“我们还要去别处逛,晚点回来拿,你做好了收好就行。”千仞凌说完后拉着黎玖儿的手离开这里。

在唐三来到诺丁初级学院报道后,千仞凌皱眉的站在阳台上,望着下方。

“阿凌,你站在那边是为了什么?”

黎玖儿好奇的走过来,用迷茫的眼神望着他,小手习惯性的搭在他的肩膀上,“阿凌,别在那难受,理一下我啊。”

黎玖儿觉得今天的千仞凌特别奇怪,让她很不安。

“我在看风景。”千仞凌一边看着风景,一边跟她说着,“玖儿,他若真是我的仇人,我该如何是好?”

千仞凌的心中是无限的惆怅,“我现在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弱小……这是他对自己无能的一个评估。

“阿凌很厉害,再等个十年,他不一定是你的对手。”黎玖儿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背,“不要太给自己压力。”

“玖儿,我说的是真的。别安慰我了,我感觉自己做什么都不行。”

千仞凌叹气一声,手靠在阳台上的栏杆上,“时间过得好快,六年了。”

“这六年中我常常在后悔,因为我在想,若是当年能在场这些是不是不一样。”

黎玖儿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头枕着他的后背,泪珠顺着脸颊而流下,“阿凌,你做的很好了……”

她了解他,知道他的不对劲是因为听到唐昊那两个字。

这影响了他童年的字眼,还是牵扯到他的情绪。

“我做的一点儿都不好。”千仞凌任由她抱着,语气很沉重,“玖儿,我真是一个废物。”

“不,你不是废物,别的人在你这个年纪能到达大魂师都算不错了,你已经到达魂王,距离魂帝就一步之遥。只要你愿意,你现在就是魂帝。阿凌,不要让愤怒和痛苦麻痹自己的理智。”

她收回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腰。

她的声音带着点哭腔。

“玖儿……”

千仞凌闭上眸子,泪珠流了下来。

……

他牵起黎玖儿的手,“笨蛋。”

“别哭了。”

“我会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金眸中氤氲着水意,“如果真是他,那么就从唐三那边出手。”

“阿凌……”

“走吧,我们回去。”他伸出手摸着她的头,“过阵子唐三可能过来找我们。”

“找个机会下手吧。”

……

胡列娜打开房门,便看见柒夜绯、程云暖、叶珊珊站在走廊上等她。

“有什么事情吗?”胡列娜感到疑惑,大清早按理来说不会有任务。

“我看见了千仞凌和黎玖儿出去……”叶珊珊开口着,解释她们的举动。

“昨天他的情绪就不对劲。”

弄清楚原因后,胡列娜平静的说道:“不是什么大事,让他发泄出去就好了。”

“毕竟,那是他的父亲。在听见当年凶手的名字,情绪不对劲是很正常的。”

胡列娜缓缓说着,千仞凌的情绪不好在她的意料之中。

“或许吧。”这时,方星走了过来,“玖儿会安慰他的。”

邪月和焱走了过来,邪月沉声说了句:“他们的感情一向很好,用不着我们去安慰。”

“好了,不说这事情,我们今天要做什么?”柒夜绯打断他们的话题,“是去调查吗?”

程云暖道:“再等等吧,等他们两个回来再商量这事情。”

“快了。”方星转头看向钟楼的时钟,“在吃早餐之前,他们会回来的。”

他们坐在酒店大厅中专门供客人休息的沙发上,七个人在那等着千仞凌和黎玖儿。

没有让他们等很久,黎玖儿和千仞凌手挽手的走过来。

见到黎玖儿和千仞凌,他们心中的大石头才落在地面上。

“今天我们去那些觉醒出邪恶武魂的村庄考察一下吧。”千仞凌开口着,声音很虚弱。

“找出这些细节来。”

“没问题,我们要去哪个村子?”胡列娜问着,出现邪恶武魂的村子有好几个。

千仞凌和黎玖儿去过的落日村,程云暖和叶珊珊去过的安海村、平头村,方星去过的穗安村。

这四个村子,是他们要考察的地点。

“要分组吗?”叶珊珊看向方星,“毕竟,有四个村子。”

“真要分组,我们九个人如何分?”程云暖接着问,她和叶珊珊一组,四个村子总会多出一个人的。

“我和哥哥、焱一组吧。”胡列娜没有一点犹豫,“我们三个一组,我们去穗安村。”

穗安村算是四个村子中最危险的,因为方星和郑宿在那遇到了两个邪魂师。

“没问题,我和柒夜绯一组,去平头村吧。”方星淡淡的说着,胡列娜他们三个一组,剩下的六个人是刚刚好的。

黎玖儿和千仞凌必定是一组,程云暖和叶珊珊两个会一块,那么就剩她和柒夜绯是多出来的。

柒夜绯点点头,“那就这样吧。”

“现在还剩下落日村、安海村,你要选择哪个?”程云暖看向千仞凌和黎玖儿,问着千仞凌。

千仞凌决定后,黎玖儿肯定没有异议的,就跟她和姗姗一样。

“我们选择落日村,”千仞凌沉声着,他要看看那个孩子的葬礼办的如何。

黎玖儿支持他的任何决定,不发一言的牵着他的手。

“那我和姗姗就安海村了。”程云暖没有一点异议,去哪个村子对她们而言都没关系。

“现在就出发吧?”

“要不先吃完早餐再去?”

“没问题!”

在吃完早餐之后,千仞凌把自己放在紫可之中的棒棒糖和零嘴拿了出来,放在黎玖儿的魂导器之中。

自从在知道千仞凌有紫可之后,黎玖儿也要了一个魂导器,为的是没收千仞凌的棒棒糖。

看着千仞凌从紫可中拿出的棒棒糖,黎玖儿的眼睛一亮,震惊的说道:“哇,你买了真多。”

“要不是邪月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你藏了那么多!”

她眨着星星眼,调皮的看着千仞凌,嘴角微微上扬,受到这些糖果很开心。

她不提邪月还好,一提邪月,千仞凌的脸瞬间沉了下去,眼神杀的看向在不远处站着的邪月。

邪月:“……”他错了还不行吗?

“走了,晚上再见。”千仞凌拉着黎玖儿的手,跟他们告别着。

在走之前,他还特意拍了邪月的肩膀一下,“别让我知道你的小秘密。”

接收到他威胁的话语,邪月说不出话来了,只能默默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一个多嘴引发出来的血案,让他欲哭无泪啊。唐三这时小声的问着,“老师,这长老令上的图案是?”

在他询问时,他们九个人停下了脚步。。

大师只能把话吞下肚子,感受到气氛的不对劲。

“你叫唐三是吧?”胡列娜看向了他,眸子中流露出一丝冷芒,“管好自己的嘴,比什么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