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它自己就亮起来了

陈显昭竖起兰花指指着林北辰大呼小叫。

“女人的直觉不会错!”

人群中,所有人都在盯着林北辰。

“这位就是传说中的三仙转世的林公子吗?太帅了吧!”

“林公子帅帅帅,我们爱爱爱!”

“呜呜呜,林公子都已经有孩子了吗?妹妹我的青春结束了!”

人群中骚动万分,一些奔雷山庄的女弟子看到林北辰两眼放光,宛若狼看见绵羊,兔子看见又大又粗的胡萝卜。

林北辰扶了扶额头。

果然,这就是一个看颜值的世界。

幸好哥们颜值够高,否则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可是为什么就没有富婆愿意包养我呢?

我愿意!

我什么都姿势愿意!

我天生胃不好,天生就是吃软饭的命。

林北辰发现了,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自己长得帅,然而却没有一个人主动表白包养自己。

可随后林北辰又发现了,那些女人眼中竟有深深的自卑感。

懂了!

一切都懂了!

这些女人因为自卑所以才不敢大胆表白!

林北辰抱紧了怀中的小萝莉周沐沐。

好想...好想有个富婆对我说:“你不用努力了。”

“林北辰,肯定是你!”

陈显昭指着林北辰。

“笑话,我林北辰是天魔圣地的弟子,怎么可能会你们圣地的阴阳弑仙决?”林北辰反问道。

自己能窃取别人最强招数是秘密,是一个只有林北辰才知道的秘密!

只要林北辰不说,没有人能逼迫他说出来!

“我不听我不听,是你就是你!”陈显昭娘娘腔尖声尖语的说道。

周沐沐从林北辰怀中跳下来,林北辰也没有太过在意。

小家伙慢吞吞的钻进了人群中,顺手拿起了一块石头砸向了陈显昭。

“不准骂北辰哥哥!”

“你找死!”

陈显昭本就处于暴躁之中,看到周沐沐二话不说握住那块石头射了过去。

“你敢!”慕容倩站在周沐沐面前,轻而易举将那块石头给捏碎。

“你敢动沐沐一根寒毛,我便让整个阴阳圣地陪葬!”

慕容倩放下狠话。

“师尊,是他,就是他!”陈显昭委屈的指着林北辰,林北辰则是淡定的站在原地。

阴阳圣主阴晴不定的看着林北辰。

三仙转世!

儒,剑,丹。

林北辰大名早就在整个北荒流传开来,阴阳圣主也是听过林北辰的大名。

陈显昭的话阴阳圣主当然相信,毕竟是自己培养多年的弟子不会撒谎。

还要,陈显昭从青云宗回来之后,曾经告诉自己和林北辰产生了磨擦,阴阳圣主也是没有太过在意。

奔雷山庄雷正死的时候,陈显昭就待在阴阳圣地从未出去。

种种迹象表明,有人栽赃嫁祸!

但说了这么多,证据呢?

林北辰栽赃嫁祸陈显昭的证据呢?

阴阳圣主深深吸了一口气。

“阴阳圣子,你若是非要栽赃嫁祸给辰儿也不是不行。”蜀山圣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开战吧!”

“北辰是我女婿,女婿被人污蔑我岂能坐视不理?开战吧!”

神霄圣主慢悠悠的说道。

啪——

阴阳圣主猛地扇了一巴掌陈显昭。

“谁允许你站起来的?”

“师尊,我...”

啪——

“跪下!”

阴阳圣主下手不可谓不狠,陈显昭吐了口鲜血跪在地上,眼神怨恨的看向林北辰。

“两位圣主,逆徒说话太鲁莽,还请见谅。”

“另外,秦庄主,我愿赔偿你一亿灵晶,此事就此揭过怎样?”

阴阳圣主风度翩翩对着秦宽山拱了拱手。

林北辰撇了撇嘴。

“没意思,还以为会打起来呢!”林北辰有些失望。

想想也是,两个都是大陆顶级势力,若是因为百斤紫炎晶打起来。

简单说,可以打,但没有必要!

等等!

紫炎晶?

林北辰刚刚了解紫炎晶的作用。

炼器必备的一种珍贵材料,相当于铸剑用的铁!

“也就是说,我吸了百斤的铁?”林北辰看了眼左手臂的钥匙图案。

这玩意该不会有毒吧?

早知道就不吸了!

周沐沐对着陈显昭吐了吐粉红色舌头,一蹦一跳,两个羊角辫上下摇晃。

“北辰哥哥,我已经打了那个大坏蛋了。”周沐沐自觉的跳上了林北辰的怀中。

“北辰哥哥,我想要摸一摸你的剑!”

周沐沐眼睛不停看着林北辰手中的诛仙剑。

林北辰:“......”

我严重怀疑,这小萝莉跟着我就是馋诛仙剑!

可是回忆起那两名老者说的话。

“不准摸剑,沐沐你不准摸剑!”

“沐沐,如果你摸剑的话爷爷就不要你了!”

林北辰犹豫了。

思量再三,林北辰把诛仙剑放回了储物袋中。

“沐沐乖,摸剑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如哥哥给你摸锤子怎么样?实在不行给你摸刀也行。”林北辰习惯性的捏了捏周沐沐的脸蛋。

“不嘛不嘛,沐沐就要摸剑!”

周沐沐撅着嘴,双手抱肩,一副你不给我摸,我就生气加嘤嘤嘤。

“乖,吃糖。”林北辰递给了周沐沐一块糖。

不行!

要么把这小萝莉送到天魔圣地,要么把小萝莉送到那老妪和老者身边。

林北辰看着周沐沐焦头烂额。

这小萝莉什么都好,偏偏要摸剑!

关键是摸剑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林北辰不敢拿小萝莉的生命开玩笑!

“公子,师尊不是说,沐沐有可能是太白洞天的第二个女儿吗?实在不行我们去太白洞天问个清楚?”

刘元青提议道。

“元青,你脑子什么时候这么好用了?”林北辰惊讶的看着刘元青。

好家伙,你能说出这么有理有据,让我都想不到的话。

“嘿嘿,跟在公子身边久了自然也聪明了。”

“你竟然学会了拍马屁?”

林北辰更加震惊了!

这还是我认识的刘元青吗?

“阴阳圣主,青山不在绿水长流,这仇,我记下了!”

秦宽山将一枚储物戒指放在口袋里。

灵晶是要到了,可是奔雷山庄雷正却死了!

对于雷正的死,秦宽山也只能罢休。

但狠话还是要放的!

“秦庄主,再会。”阴阳圣主心中同样不爽。

莫名其妙赔了一亿灵晶,偏偏这口黑锅他还必须要背着!

人群犹如潮水般退去,林北辰抱着周沐沐随即也想离开,可是当林北辰走到一副用石头做成的棋盘时。

异变突起!

棋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一黑一白两道光芒绽放。

林北辰:“???”

我什么也没有干,我说它是自动亮的你们相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