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4 第十六纪

从横练开始 小胡歌 2210 字 13天前

黑色的火炎剧烈燃烧,原本只是一头阴阳两界兽被烧着,但被烧着的那一头胡乱扭动,很快就把火炎沾到另一头身上,两个就一块烧起来。

“快停下!快停下!”

眼看着两头阴阳两界兽因为胡乱动作而身上的火炎越来越大,执事急的不由对它们大喊起来,但被烧着的阴阳两界兽可不会听他的,继续扭动着,火势越来越大。

“蠢货!”

见状,气急败坏的两名执事只能立即施展法术凝出水流去给两界兽灭火,但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水可灭不了这火。

在两界兽身上燃烧的火炎并非凡火,实为业火,而执事凝出的凡水不仅无法浇灭火炎,更有助燃的功效,让火炎更加剧烈的燃烧,还在空中扬起火舌。

两头阴阳两界兽就这样被生生烧死,还未焚尽的躯体化作流光飞回图画之中,这样的结果就是图画也跟着烧起来,只一息就被烧得干干净净。

“该死的!你该死!”

看着两界兽被烧死,图画也烧没了,两名执事气得简直要七窍生烟。

他们四人自冥宗领命而出,携阴阳两界封覆灭烛龙城,肃清烛龙血脉,没想到如今事尚且不济,还折了两人,更是连冥宗秘宝阴阳两界封都给搭了进去,来日回转,必然罪责难逃。

被怒火冲昏了头,他们暂时忘却了对戮道骨剑的恐惧,一前一后朝姜清璇冲杀过去,力求一击必杀的法术飞快酝酿着。

斩出两剑,姜清璇此时已然面如金纸,气息飘忽,但剩下的两个执事杀来,她只能咬牙提气,挥出第三剑。

“戮道第三式,空天遗恨路莫闻,旧道无垣意不绝。”

这一剑挥下,姜清璇更多的精血被戮道骨剑吸走,一头黑发转眼变得花白,肌肤也变得无比苍老、粗糙,好比一瞬间老去六七十载。

“救我!”

被那必死杀意锁定,那执事这才从怒火中清醒过来,转头就向袍泽求救,但由姜清璇以如此大代价斩出的一剑岂是他们可以抗衡的,被锁定的那人只能在袍泽那惋惜的目光中被灭杀。

“不~”

惨叫声在长空震响,而发出声音的人转眼就被焚成虚无,这回荡开的声音让人不禁背上产生寒意。

“咳咳咳……最后,一人!”

口中咳血,但眼中锐意不减,姜清璇剑指最后一名冥宗执事。

“且慢!”

到这一步,这个原本高高在上的冥宗执事终于低头了,面子和尊严在性命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不要动手!不要动手!若你斩出第四剑,你我二人必死于此处,何必呢?”

“哈哈~咳咳……”

姜清璇不由冷笑,目中杀意丝毫不减。

“何必?何必?我等本无仇怨,你等却以法术杀我子民,更放出两界兽毁我家园,这又是何必呢?”

“这……”

执事不由面露尴尬。

“此乃三圣共商之事,我等冥宗执事只得执行,不得过问!”

“好一个不得过问!好一个不得过问!冥宗与我族血仇,日后自有人报,今日,尔等四人必命绝于此处,以祭我族亡魂!”

言罢,姜清璇再度举剑,远胜之前三剑的威压倾泻而出。

“戮道第四式……”

见姜清璇决心已定,又举剑要斩,执事当即选择逃离,将遁速拉到极致,一瞬之间就只在远空剩下一个小黑点。

他的直觉告诉他,姜清璇的第四式极有可能威力不足,若他事先逃开,未必不能在这一剑下留得一命。

想法确实不错,但他真的低估了姜清璇的决心。

“就算你能逃到空界,也是必死无疑!燃!”

一声冷喝,姜清璇周身燃起金色火炎,原先衰微的生命气息在此刻旺盛起来,被戮道骨剑疯狂吸入,剑上的威压也变得空前强盛。

“戮道第四式,燃虚一断天色变,魔念一起鬼神惊!”

“斩!”

第四剑斩出,赤红色的剑光一现惊天,流星赶月般朝着远遁的执事追去,所过之处,虚空碎裂。

不一会儿,远远地传来一声惨叫,最后一名冥宗执事身死!

金色的火焰依旧在周身燃烧,她身体下半部分已经消失了,这是烛龙一脉的舍生秘法,以透支生命为代价获取极强的力量,而代价便是死亡。

缓缓将戮道骨剑放下,姜清璇缓缓松了口气,死于此地,她不后悔,唯独担心自己不能尽诛仇敌。

“终于到了这一刻……”

“第十三纪,烛龙血脉没落……”

“这样,就能够改变烛龙之嗣的命运……”

“我将身死,魂归于第十七纪……”

金焰快速燃烧,终于将姜清璇全部吞没,而在被夺走一切的前一刻,她朝着石观所在之处看了一眼,嘴角缓缓勾起笑容。

“此世,为第十六纪……”

倩影消逝,戮道骨剑从天空落下,插在只剩下断壁残垣的古城中央。

刚才那道目光,石观确实接收到了,他能感觉到那个叫姜清璇的女人看到了他,而那最后一句话也是对着他说的。

“第十六纪?”

“这是什么意思?”

“是指时间吗?武界如今是十六纪?还是说,我所立于此地才是十六纪?”

“如今的我,是介入了不同的时空?还是说,眼前的一切皆是虚妄,我只是碰巧看到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石观很迷惑,不能理解的地方太多太多,就当他准备去看看那柄戮道骨剑时,天地再生异变,让石观只得再度潜伏下去。

只见古城上方的天空裂开一道口子,一个一身血红的身影从中出现,缓缓降落下来。

此人现身的瞬间,石观只感觉好像被一只手扼住了咽喉,无法做出动作,无法发出声音,甚至是自己的时间好像都因为身影的出现而停滞下来。

强!

太强了!

强到绝对无法与之为敌的程度!

这是石观此刻唯一的想法。

瞳孔微动,石观将自己的视线往男子上身看,想看看他的脸。

可就当视线才移上去,还没来得及看清任何东西,石观就发现眼前已经变成了黑色,更有炽热的东西从脸颊上流过。

“这是,血吗?”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这样的窥视,是不被允许的!

红色身影轻轻漂浮在戮道骨剑的前方,注视着插在地上的骨剑,随后抬手轻轻一点,骨剑便从地上拔起,被他的气劲裹挟住。

“禁物之十,戮道骨剑,本尊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