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桃花燃(中)

齐凤甲站在了山前,身子笔直,大水牛已被他收回了体内的刀胎。

剑修到达宗师境,需要有剑胎,刀客自然便是刀胎了。

他背着双手,砍了一刀,讲完那句话之后,便如同一座山般平静的矗立在山前。

“怎么,铁剑山看不起我夫子庙?在下来拜山,无人应答?”

齐凤甲话音刚落,只见铁剑山大阵闪起一阵光芒,为了防止他再度出手,铁剑山大阵又厚实了几分,几乎开到了极致。

齐凤甲也没有任何的大动作,他冷笑了两声。

大阵之前,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大氅的人。

“在下剑仆,不知道齐先生来我铁剑山有何贵干?”

齐凤甲到来,他肯定得亲自出来,这位爷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搞定的。即便是剑仆面对齐凤甲,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得这位爷不开心,开始犯浑。

齐凤甲皱起了眉头,这黑色的大氅完全将剑仆的脸给遮住了。他总觉得这剑仆的气息很熟悉,但一时之间居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到过这人,这人姓甚名谁。

“见不得人吗?躲在黑色大氅里,这黑色大氅最是浪费布料,与其花费这些布料来遮住面容,还不如用去给女子裹胸!”

侮辱,这是赤裸裸的侮辱。

若是其它人敢对他说这话,剑仆早就一剑刺了过去,可现在对他说这话的人叫齐凤甲。他还没出剑,别人便想率先出刀的男人。

他不敢出剑,也没资格在齐凤甲面前出剑。

剑仆此时有些后悔,他后悔不是对徐长安出手,而是没有一出即杀。

若是杀了徐长安,他们铁剑山的山主必然会苏醒,天塌下来总有高个子顶着。哪会如同现在一般憋屈,先是蓝家的买命钱出现,随后又是齐凤甲来叫嚣。

偏偏这两个人,不是山主还在闭关的铁剑山所能抗衡的。

他只能忍气吞声。

“齐先生,你所来为徐长安那叛逆?”剑仆深吸了一口气,“叛逆”二字咬得特别重,只要齐凤甲亲口承认了这两个字,那他就可以通过舆论来制止夫子庙出手。

说是夫子庙,其实如今能够让铁剑山忌惮的只有齐凤甲一人。

他的心里七上八下,如同十五只吊桶在打水一般。

他希望大大咧咧的齐凤甲没有注意到这个词,他早已暗中准备好了留影玉符,只要齐凤甲不注重这个词,那么徐长安的口碑将会越来越坏,他掐头去尾发向各大宗门,齐凤甲都承认了这个词,那其它宗门虽然不一定会帮他们,但至少不会阻止他们。

齐凤甲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可惜的是,听到这话,他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剑仆猝不及防之下,被一道气浪打得远远的,撞入了大阵内。

他从潮湿的泥土中站了起来,满身的泥土,喘着气。

大氅没有掉落,容貌也没有展示出来,但齐凤甲却突然笑了。

“原来是你啊,我道是谁,有本事冲着我来,就你当初狗一样的人,现在居然算计我的小师弟。有本事咱们打一架啊,我那师弟是怎样的人,轮不到你铁剑山在那叫嚣!”

“你!”剑仆的胸口上下不停的起伏,显然是生气至极。

齐凤甲冷眼看着他,伸出了手,仿佛在讨要东西一般。

“把我小师弟交出来!”

剑仆咬着牙,心里无比的憋屈,特别是齐凤甲的态度。

当初他挑战岑雪白和齐凤甲,结果都大败而归,最终还被二人嘲讽。这是他永远的痛,可他没想到,他投入铁剑山,奉献了一生当了剑仆,学得了完整的《奔雷》,居然还不是齐凤甲的对手。

就刚刚那一巴掌,他若是全力阻挡,都会显得有些吃力。

剑仆不敢出剑,更不敢多言,冷声道:“被人救走了!”

“被谁?”齐凤甲看着他,手里提着大水牛,那柄其貌不扬,却名震天下的刀。

剑仆丢出了一枚铜钱,齐凤甲接了过来,他仔细的看了看,脸上出现了笑容。

蓝家的买命钱,看来徐长安真的被救走了。当初徐长安远游,认识蓝宇的事儿他也知道,所以他并不意外。

他把这买命钱丢还给了剑仆,一步踏入了大阵之中。

剑仆的心砰砰直跳,生怕齐凤甲朝他出手。

“行了,你还是一样的怂。”齐凤甲瞟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紧接着,拿着大水牛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和个女人一样!”说完,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

“你!”

剑仆敢怒不敢言。

齐凤甲抬头,看见了那座建好不久的铁剑山新的大殿,突然足下一用力,腾空而已,竟与铁剑山顶峰一般高。

刀出,寒芒过!

铁剑山所有弟子都看到了这道寒芒,寒芒过后啥事也没发生,他们都呆呆的看着凌空而立的刀客。

“走!全都走!”

剑仆脸色煞白,虽然别人看不到。

他大声的吼着,抬头看了齐凤甲一眼,眼眶通红,全是愤怒之色。可偏偏,他却只能无能狂怒。

齐凤甲收刀,落下,一气呵成。

他看着山上,朗声道:“我不管你们剑冢内的老头子是谁,我只留下一句话!动我师弟者,不死不休!”

话毕,转身离去。

他的背影刚刚消失,那座新建起没有多久的大殿轰然倒塌,化作了齑粉。

剑仆紧紧的捏着拳头

,咬着牙,看了一眼齐凤甲离去的方向,最终也只能回到山上。

……

蜀山,清池峰。

莲花池莲花开了,莲蓬高昂的抬着头。

早几年,都有两个徒弟帮忙收,赵燕婉坐在了亭子里,小口的喝着酒,醉眼迷蒙,面色绯红。

她享受这种感觉,清池峰的酒,清池峰的风。

酒已微醺。

风荡漾过池子,荷叶划开水波。

清池峰早已张灯结彩,她快要嫁给心上人了。要不是因为满雪山一战,现在他和裴长空或许早有了自己的孩子了。

看着清池峰挂上的喜字,好像有些歪。

赵燕婉突然吼道:“死丫头,你师傅都要出嫁了,你这字还歪歪扭扭的,是不是不想你师傅嫁一个好人?”

声音在风中回荡,突然间,她愣住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一个人最大的孤独就是失去了习惯。

她失去了两个徒儿,虽然她对两个徒儿言语上都很严厉,但她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你们两个啊,师傅不骂你们了,不让你们采莲子了。”

她的声音很轻,狠狠的灌了一口酒。

身后出现了一袭白衣的男人,他静静的站在了赵燕婉的身后。

“徐长安带着彩怡回来了。”

赵燕婉放下了酒坛,转过身看着来到蜀山的裴长空。

面对这个男人,她真的无法再坚强,扑到了裴长空的怀里。

裴长空轻声安慰着她,小声的说道:“没事没事,冤有头债有主,该让别人还的,肯定要他们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他拍着赵燕婉的背,搀扶着他,来到了承剑峰。

铁彩怡尸身仍如生前,仿佛她并没有死,只是睡着了一般。

小老头因为心有愧疚,拿出了一颗水凝珠,这才保住了尸身。

三人带着一猫一狗还有铁彩怡的尸体来到了承剑峰前,徐长安双腿下跪,大声吼道:“彩怡师妹生前最喜欢桃花,弟子恳请,桃花开!”

刚开始只有他的声音,随后声音越来越大。

众人齐声吼道。

林知南叹了一口气,大袖一挥,蜀山大阵出现。

这一日,渐渐入秋。

这一日,蜀山桃花开。

(蜀山能够改变蜀山四季,第一卷有提。)

今日六千字送上